据红芯官网的介绍,这是一款处处强调自主创新的产品。官网称,这是中国唯一获得国产麒麟操作系统和飞腾芯片兼容性认证的浏览器。在资质荣誉上,获得了美国软件工程学会CMMI3级国际认证、中国质量认证中心ISO9001:2015质量管理体系认证,以及来自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经信委的高新技术企业、软件产品著作权等认证。并且获得科大讯飞、晨兴资本、IDG资本等一线投资机构参与。红芯浏览器已成为国务院、中车集团、国家电网、比亚迪、海信、中粮、可口可乐等500强政企机构的工作平台标配。甚至比尔盖茨都曾亲临现场考察交流的牛逼公司!

  有网友经解压红芯浏览器的安装包后发现,所谓红芯浏览器,底层的文件元素到处都是谷歌的影子,使用的是谷歌浏览器Chrome最后一个支持Windows XP系统的版本号为49.1.2623.213的Chrome内核,甚至大部分模块都基本没有改动。

  这将是汉芯事件后又一起以剽窃知识产权为手段,假冒自主创新成果的造假丑闻。与汉芯事件不同的是,红芯事件的伪创者不像汉芯事件的伪创者那样,将买来芯片上的logo(标识)小心打磨掉,再印刷上自己的logo,而是连小心打磨的工序都省了,或者说连除掉原来logo这样相对简单的创新也不做,直接就把带着原来logo的产品拿来用了,真是一点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红芯被曝伪创新事件,与同当年的汉芯事件一样,都是打着打着民族自主创新、打破美国垄断为国家争光的旗号,到处骗取荣耀实利,骗取投资机构或者国家数以亿计的风险投资和研究经费。

  事实上,在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还出现不少其他科技骗局。除了最知名的汉芯造假外,还有较早以前几十年前的水变油和目前尚存争议的量子通讯骗局和韩春雨的基因编辑技术论文造假等。

  水变油技术是一个曾经在中国名噪一时的骗局,此技术的发明者王洪成原本是一名哈尔滨的司机,他声称其原理是在水中加入极少量的可燃炔制剂,充分溶解,成为水基燃料,之后水就可以作为燃料,成本极其低廉,这项技术在1983年11月7日研究成功。此技术及相关文章一度刊载在各种媒体上,1985年冬天,王洪成从大庆到北京、河北、浙江、上海等地表演。

  1987年中国国家计委拨款60万元人民币给王洪成在河北省定州胜利客车厂生产燃料。不久王洪成拿走了钱,在哈尔滨买了两套住宅。1992年11月22日,洪成新能源澎化剂有限公司成立,1993年1月28日,《经济日报》发表《水真能变成油吗?》的文章,称此是继传统四大发明以来的中国第五大发明。后来水变油技术被认为是骗局和伪科学,1998年王洪成因为利用水变油技术和其他一些犯罪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水变油的把戏后来又有了新的版本。2005年浙江金义集团董事长陈金义带来了水变油的新版本,他对媒体扬言,金义集团总工程师王先伦开发的一种名叫金伦油新型高能燃料,真正实现了水变油。后证实为乳化燃油。

  2006年2月20日,东北人王承东号称研发合成环保植物液体燃料油,被称为中国第五大发明。 后来,此事情不了了之,网上几乎无资料介绍他的项目了。

  2003年2月26日,一个由陈进发明的中国首个完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性能数字信号处理(DSP)芯片--汉芯1号,在上海举行鉴定会暨新闻发布会,盛况空前。由顶级院士和863计划专项小组负责人组成的专家组对汉芯1号 做出了最令人振奋的鉴定结论:汉芯1号属于国内首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是中国芯片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被当时视作中国芯片业的骄傲,意义非凡。

  直到3年后的春节前夕,一举报人才在网上发帖揭露汉芯的黑幕。原来中国首款自主知识产权高端DSP芯片---汉芯一号发明人陈进是通过弄虚作假,从美国进口来芯片,再找来民工将芯片表面的MOTO等字样全部用砂纸磨掉,再打上汉芯一号字样,并加上汉芯的LOGO,再通过种种关系,通过专家鉴定,最终成功骗过国家和人们,从而骗取国家上亿元无偿拨款。这才彻底打破由汉芯掀起的短暂的举国振奋及陈进的汉芯之父的迷梦。

  三个月后上海交通大学于2006年5月12日公开发布了关于汉芯系列芯片涉嫌造假的调查结论与处理意见的通报,指出陈进在负责研制汉芯系列芯片过程中存在严重的造假和欺骗行为,以虚假科研成果欺骗了鉴定专家、上海交大、研究团队、地方政府和中央有关部委,欺骗了媒体和公众。有鉴于此,上海交通大学撤销了陈进微电子学院院长职务和教授任职资格,并解除了其教授聘用合同。科技部、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也相应做出了中止项目的执行、追缴相关经费、撤销陈进长江学者称号等决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技工作者道德与权益工作委员会则撤销了陈进的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荣誉称号。

  在2015年6月,韩春雨在科学界著名的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投稿并得到发布了其新型基因编辑技术论文。韩春雨首次进入大众视野,引发热议,并受到许多媒体热捧。对于许多处于中国学术体制边缘地带的本土青年学者,韩春雨的成功具有极大的励志效应,让很多人看到自己的希望。

  一年后,韩春雨被当选为河北省科协副主席,并在当月被河北科大推荐为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候选人,获评美丽河北·最美教师、万人计划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等荣誉称号。并且先后获得国家批复同意投资2.25亿的基因编辑研究中心和科学基金。

  但很快,韩春雨的实验陆续有研究者声称不能重复,怀疑造假。2016年7月2日,知名学术打假人方舟子发表《河北科技大学韩春雨诺贝尔奖级实验的重复性问题》,对其进行公开质疑,NgAgo基因编辑技术的争议开始进入大众视野。在此后近一年里,韩春雨陷入众多研究所的质疑及舆论的漩涡,但一直无法提供有效的可以重复实验的证明。

  2017年1月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1月9日发布视为撤回通知书,显示河北科技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生命科学系副教授韩春雨与浙江大学基础医学院研究员沈啸作为发明人的以Argonaute核酸酶为核心的基因编辑技术专利申请被撤回。这一行为,宣告了韩春雨所谓的NgAgo基因编辑功能实际无法实现,基本上其学术成果的论文属于造假范畴了。

  目前,韩春雨的学术成果及其相关的专利与知识产权问题,包括正在申请流程中的NgAgo国际专利,涉及丹麦诺维信公司与河北科技大学和韩春雨就NgAgo基因编辑技术的合作,甚至投资2.24亿建设的河北科大基因编辑研究中心究竟如何处理等诸多问题都成为了不了了之的事情。

  事实上,中国的学术论文造假问题并非此一家,甚至可以说极为普遍。比如在2017年4月份,世界知名学术出版商斯普林格宣布,107篇中国医学论文被国际期刊《肿瘤生物学》撤下,其中牵扯的医生和学生多达524名。

  目前,关于量子通讯是否是个惊天大骗局的仍有争议,因为这涉及到的是人类史上最前沿还无法攻克的只停留在理论上的新技术,即使是专业的物理学家也无法解释明白的技术,对普通人来说更是无法理解,只要一搬出 量子纠缠、量子计算,就算爱因斯坦出来也说不清楚。谁无法证明它是一个骗局,爱因斯坦也不行。

  但不妨碍这在中国,目前的量子通讯骗局仍然极有市场,上有科技头脑的人骗国家经费。中有人成立公司打折高端大气的量子科技投资融资项目来忽悠资本市场,下有社会骗子打着量子科技的幌子到处招摇撞骗,比如之前的量子香皂、量子鞋垫、量子茶杯、量子手机贴、量子能量棒、量子治疗仪等量子产品,如雨后春笋突然冒出,似乎都要忙着为祖国争光。

  有人表示,一个骗局最可怕的时候是很多人不认为它是一个骗局。于是骗局在被揭穿之前一直处于叠加状态。它是又不是。又因为涉及到非常高大上的量子纠缠,所以这个骗局具有常人无法辨别的迷惑性。可以说量子通信骗局是目前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骗局,因为它比任何骗局都更难以识破。返回,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