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又被盗用,今年第几次,我都不记得了!杭州摄影爱好者陈雷在朋友圈愤愤不平,指责某知名新闻门户网站盗用了他拍的中国女排比赛现场图片,并裁去了水印。别说稿费,连署名都没有。陈雷还未授权,网上已到处是他的作品。索赔流程复杂又耗时,就算成功也只能得到极少的赔偿,陈雷只能抱怨一下了事。

  好消息是,陈雷们的烦恼,因为区块链技术的到来有望终结。利用区块链的时间戳、不可篡改性和分布式数据库等技术特点,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简称IP)登记上链可以有效保护大小IP的版权权益。在区块链中,所有权可以按照时间戳顺序确权,并且因为其透明度,各节点可以清楚看到每一个大小IP的版权进度,他们何时授权给了哪些组织机构,商业用户寻求合作时应该去找谁等,一目了然。智能合约技术又可以为任何一种知识产权资产的转让提供不可篡改的跟踪记录,从而降低时间成本,提高整体效率。

  事实上,俄罗斯国家知识产权登记处已宣布,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平台保护所有类型的版权。在中国,也有不少项目团队在区块链版权保护领域跃跃欲试,其中WECC授权链(WE Copyright chain,简称WECC)走得更远,它的目标不仅仅是溯源确权,更多的是希望能建立一个完善健全的版权授权平台,让创作者作品得到应有保护和收益的同时,也让商业用户得到版权应有的标准化服务。

  Paul介绍,目前知识产权领域的痛点主要有二。一是网络侵权问题。随着文化产业尤其是泛娱乐产业的快速发展,网络侵权已变得日益严重;二是每一个IP主从授权到商业用户开发使用,其时间成本非常高,知识产权商业发展的效率低下。

  举个常见的例子,商业用户A发现大家都在用某个IP,于是想拿这个热门IP的授权用在他的产品上进行销售。A花大量时间终于找到IP主B,却发现,原来B早已授权给了第三方机构C去代理运营IP。于是A又重新与C洽谈。结果此时IP热度开始下降,商业用户A要重新考虑是否合作。

  以上例子说明,每个IP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在IP的黄金期,如果没有利用好时机迅速开发出好产品,就错过了创造市场价值的机会。而由于目前行业缺少一个标准化的流程缩短IP从授权到使用开发的时间周期,IP的商业潜能被大打折扣。

  Paul:2010年,我从英国金融管理硕士毕业之后,加入了国际知名投行瑞银从事交易数据分析工作。在此期间,瑞银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乌龙指事件。由于某位操作员的失误,瑞银的外汇交易量在一分钟内达到历史最高点,英镑兑美元暴跌超6%,创下31年以来历史新低。这件事情让我深刻感受到,传统金融机构靠人工来进行交易操作的方式存在巨大弊端。金融行业去中心化、去人工化必将是大势所趋。直到后来遇到了区块链技术,我整个人都兴奋了,这就是金融行业需要的最佳解决方案啊!

  2013年的时候,众筹概念逐渐步入国人的视野。以往项目融资主要以机构融资为主,个人投资者基本没有机会参与。而早期创业者除了需要资金支持之外,还需要一定的宣发支持。众筹刚好可以解决这两方的需求,尤其是对资金需求和宣发需求都高的文创项目而言。我看中了这个机会,就从瑞银辞职和朋友一起创办了国内第一家股权众筹平台--大家投。我们用一年的时间,将大家投做到了国内股权众筹平台前三,市值达1个亿。

  2015年,我去美国开拓欧美市场。在此期间,我接触了不少影视项目,发现国外文娱产业和国内存在巨大的差异。国外文娱产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当成熟的商业体系。电影+衍生品+娱乐地产的全产业链开发模式,让IP盈利达到最大化。同时,完善的版权保护制度,使得文娱公司更加放心地投入大量资金去开发IP。如此良性循环,国外文娱产业越来越强大,因此产生了迪士尼、漫威等经典IP。而国内的文娱项目就没这么幸福了。国内文娱项目收入构成相对单一,收入来源主要是靠票房。版权保护制度的不完善,也使得文娱公司而更加急功近利。所以国内的文娱项目都是昙花一现,不能持续。

  于是回国后,我创办了WEVOLUTION,也就是WECC前身。我们想要成为这个行业流程标准化的制定者,帮助国内的文创产业建立完善健全的商业体系。2016年底,我们将区块链+大数据定为公司的战略核心。目前,我们已经和包括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阅文集团、韩国作家协会在内的诸多版权商达成深度合作。从业多年以来,我们帮助上千个优质IP进行商业咨询及授权合作,并帮助大量小说平台完成上万小说版权的授权合作,其中不乏忘语这样的大神级小说作者作品。目前,我们拥有全国最大的IP版权商业开发数据库。

  Paul:WECC目前主要做的是To B端,面向的是版权使用方,也就是商业用户。WECC的重点不仅仅是溯源确权,我们要成为这个行业流程标准化的制定者,帮助国内的文创产业建立完善健全的商业体系。而现在很多项目做的是To C端,重点在溯源确权这块;也有的做孵化,要等个两三年才知道结果。

  我们的优势是比较明显的。我们在这个领域摸爬滚打多年,有资源、有经验。我们拥有全国最大的IP版权商业开发数据库,知道这个行业真正的痛点在哪里,对它的商业模式理解更深刻。我们的版权合作伙伴有阅文集团,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韩国作家协会,漫画方面有大角虫等,合作资源相当丰富。

  Paul:传统的版权交易,IP主获得收益的主要渠道是IP授权和利润分成。因为无法预知和把控利润分成的收益,IP主在实际操作中经常会将授权定价定的很高。而且因为行业赚快钱的心理,版权定价往往虚高。此时,购买IP版权的商业用户则因高额授权费,必然不会将后期利润分成倾斜到IP主那边。IP主不会协助商业客户做流量导入,商业客户不会将后期分成如实分配,传统的IP交易存在严重的信任缺失问题。

  如果IP主和商业客户不直接交易,而是通过中介机构,那么商业客户的成本就要增加。而且,目前我国大部分版权中介服务机构不够专业,在IP开发时也会面临流程不优化的问题,一个项目从洽谈到完成往往需要三个月左右。大家知道,任何IP都有时效性,一旦过了黄金周期IP的价值就会大幅缩水。很多本来想趁热营销或启动的项目,最后会变成冷启动,白白错失良机。

  但在WECC上,这些问题不存在。首先,IP主和商业客户是可以直接接触的,这样既可以降低时间成本,又不存在中介服务机构凭空增加成本的可能。其次,我们为IP提供大数据分析,IP主对版权的定价将不再随心所欲。与此同时,WECC还将设立基于平台的风险保证金机制,为IP主和商业用户服务。此外,我们还将通过智能合约解决后端收益分成问题,从而建立双方的信任机制。

  Paul:首先,我们不是去颠覆现有的行业,而是提供另一种解决方案的选择。版权行业在我国还是个发展中的行业,有诸多不健全,互联网进入的都不多,所以其实区块链技术进入版权行业所遇到的阻力会小很多。我们没有剥夺哪一方的利益,我们只是让IP主更安心地赚钱,让商业客户更高效地赚钱,也让专业服务机构更稳定地赚钱。

  现在有些头部IP主原本可以挣100元,却一直只能挣钱50块,另外50不见了,我们只是想办法帮他们把丢失的那部分找回来10%、 20%……直到最后可以找到50%,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因为技术还在一步步推进,然后商业客户也需要一段时间去接受,我们需要做的是去引导行业走向一个更健康的方向,建立更完善健全的商业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