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市区的藏家王先生收到一份特殊礼物——他的朋友帮他寻得了几枚70年前的扬中校徽、毕业纪念章以及学生符号等物件。“相隔70年,经过世事沧桑,这些物品又重回当初的地方。”昨天,记者在王先生的家中见到那些物品。

  “这应该是学生符号,是铜质镀铬油漆章。”昨天在王先生家中,他指着一枚倒三角形的漆章对记者说。

  记者看到,同样是一枚倒三角形的漆章,相比上述漆章,大小相似,却没有图案。但蓝底红字,简单清晰,为“省立扬中”字样。此外,还有一枚直径为2厘米大小花形漆章,从上到下依次刻着“37”“省立扬中”“毕业纪念”的字样。王先生说,这应该是一枚毕业纪念章,37是指年代,应该是指民国37年,1948年。此外,还有一枚稍大些的蓝色漆章,上面清晰地印着“校庆纪念”“1947”字样。王先生说:“由扬中当时确定的建校时间推算,这应该是20周年纪念章。

  除了几枚校徽和纪念章,还有一枚塑封的学生证。学生证为一张大红纸,上面印有“江苏省立扬州中学,(高)中部(普)科(一)年级,学生王睿以及中华民国卅四年十月有发给”的字样。

  “这应该是王睿的物品。”最让王先生欣喜的是,一本泛黄的小册子进一步证实了物件主人王睿的身份。小册子封面上印有《江苏省立扬州中学校友会扬州分会会员录》,落款是“周厚枢题”,时间是“三十六年一月”。王先生说,周厚枢,字星北,扬州人,是省立扬中的首任校长。

  翻开会员录,在第20页,记者找到王睿的名字。上面写着,“王睿,字‘子白、月桂’;男;年龄‘一八’;籍贯‘淮安’;通讯‘扬州旧城大玉带巷五号’。”

  记者看到,《会员录》虽历经70多年,不仅书页保存完好,连王睿用蓝墨水笔所做的标注也清晰在目。而在第九页,主要是教员。其中有徐伯和,标注“教高中国文”;张彭瑜,标注“教高中英文”;黄应韶,标注“教高中三角及析解几何”……

  此外,在《会员录》的封底,则是老师和同学写给王睿的寄语。有“我武维扬”“教育重光”“上舍重光”等内容,师生情谊跃然纸上。

  相隔70余年,得悉记载着扬州中学、扬州历史的校徽、纪念章以及《校友会员录》等物件,再次回到故里,扬中校史研究者李友仁先生,激动不已。他对记者翻拍的图片一一进行研究。

  李友仁找来扬中百年校庆纪念册上的图片资料一一进行比对。他说,那枚“蓝底红字”是1947年之前的扬中校徽;铜质镀铬油漆章的学生符号不太完整,上面缺了一个代表学生身份的小物件。“这些实物能完全如初地保存至今,特别难得。我都从未见过,均是从以前的校史资料看到的。”

  令记者兴奋的是,李友仁在1987年编印的《江苏省立扬州中学六十年校庆纪念》一书中,找到王睿的文章。“在文章中,王睿特别提到了珍藏多年的校徽、纪念章。”李友仁说。

  记者看到,王睿的文章中记载,“民国三十六年欣逢母校建校二十周年,学校扩大庆祝,除在树人堂前右侧立碑镌文纪念外,并制作‘省扬中建校二十周年纪念章’,发给在校老师和学生,以留纪念。此纪念章我已珍藏了四十年,仍完好如新”。

  近日,市区的藏家王先生收到一份特殊礼物——他的朋友帮他寻得了几枚70年前的扬中校徽、毕业纪念章以及学生符号等物件。“相隔70年,经过世事沧桑,这些物品又重回当初的地方。”昨天,记者在王先生的家中见到那些物品。70年前扬中校徽为蓝底红字倒三角形漆章“这应该是学生符号,是铜质镀铬油漆章。”昨天在王先生家中,他指着一枚倒三角形的漆章对记者说。